「喂,您好,請問是炫先生嗎?」
「您好,我是,請問您是?」
「我是台北地方法院的檢查官,
 我們懷疑你涉嫌卷入多宗洗錢案,
 你有權保持沈默,
 但你所說的一切
 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一直以為
新聞報紙上的那些詐騙集團騙人的事件
會被騙的人
應該都是沒有仔細的思考過
但今天它卻發生在我的生活圈上了
而且還上了報紙的社會新聞版
雖然寫的與事實有所出入
不過有著一樣的結果
就是被詐騙了
而且歹徒手法相當的聰明
(話說這種人當歹徒真的很可惜
 如果他的聰明用在正途
 一定是個人材)

歹徒相當的厲害
可以先得到一點你的基本資料
基於保護當事人的立場
以下任何的名字都是純屬虛構
「喂,請問是炫嗎?我是台北地方法院的檢查官
 請問你是否曾在阿宅銀行有開戶」
 
「對啊,沒錯」
「嗯,我們最近在調查一宗龐大的洗錢案
 發現你的戶頭在這個洗錢案的名單中
 請問你是否在95 ~ 97年,有領取小昱的分紅股利」
「對啊,那是我們家的公司,當然有這一回事」
「我們懷疑這些資金的動向跟洗錢案有關,
 但我們之前已經發了2次法院傳票給你了
 但你一直都沒有到案
 今天是第3次傳票的到期日
 如果你再不接受我們的偵訊
 就將會由法院來起訴
 到時候要走法律公文程序來幫你處理的話
 就很麻煩了」

這是歹徒的第一步
先讓你覺得事情很緊急
非馬上處理不可
換句話說,他先讓你沒辦法思考
你才會慢慢的掉進它的陷阱中

「怎麼可能,我之前都沒有收到存證信涵啊?」
「請問你的地址是不是台灣墾丁海角7號」
「怎麼可能,我是操你媽的台北人」
「那就難怪你收不到了」
「啊,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別擔心,我們相信你是清白的
 其實我們已經有鎖定特定的嫌犯了
 為了保護你,我們先幫你錄過口供吧
 我們先把偵訊單傳真給你
 待會就開始錄口供」
「好」
「時間不多,我們馬上開始吧」
(咔扎、按下錄音鍵)
接著就是一連串的錄口供SOP問答
由於之前有進過警察局錄口供的經驗
這個SOP發展的很好
連歹徒可以做的一模一樣
反正因為之前有經驗的關係
更加會讓炫誤以為真有這麼一回事
「接著,希望你能配合我們偵察
 我們其實已經鎖定了真正的歹徒了
 但是我們現在還沒有證據可以檢舉他們
 我們需要你的幫忙」

「我只是一個阿宅,可以幫什麼?」
「我們需要你來當誘餌
 來幫我們抓到歹徒,
 為了不讓消息走露,
 請你配合我們的調查,
 千萬別將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好嗎?」

這是歹徒的第二步驟,把被害人孤立
簡單的說,就是讓你沒辦法跟別人連絡
讓你當局者迷,一步一步慢慢的陷進他們的圈套中

「好的,接下來的一切
 我們都將以秘密偵訊的方式
 麻煩你先配合簽下保密協定」

「嗯嗯」
「為了能夠抓到歹徒
 我們要請你幫忙匯錢到人頭戶中
 這樣我們才有足夠的證據抓到歹徒」

看到這裡,想必聰明的你
已經了解到這是詐騙集團的手法了
但是,跟當事人聊天的過程中了解到
其實人不是永遠都那麼的清醒
也許人就是有時候會忽然糊塗一時
不過,這時候的人很脆弱
他們需要的是安慰
而不是指正的方法
他們當然也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我也不敢拍胸脯保證自己絕對不會騙
只是有些東西還是可以避免的

1) 需要一個旁觀者
不管怎麼樣
至少要有一個可以信賴的人
來幫你分析這整件事
最好有個人是能跟你分享生活的一切煩惱的
很可惜的是
在這個案例中,因為炫整天宅在家裡
所以沒有結交到值得信賴的朋友

2) check所有公文的標題跟印鑑
我也親眼看了那些歹徒犯案的公文
如果沒有人跟我說那是假的
我相信我真的分辨不出來
不過其實仔細看,才會發現它的公文有問題
一個是標題不是完整的正式名稱
另一個是印鑑的單位不對
不過不仔細研究的話,是跟本不會注意到的

寫了這些,只是希望看到的人有所警剔
不要再被這些壞人給騙走辛苦的血汗錢了 QQ

創作者介紹

炫 - 活在當下

larros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arrosHsu
  • 忽然發現ptt上一則故事跟這篇搭起來還滿有趣的

    這幾天工作一直很不順利

    老闆很機車 同事又找碴 就連室友也是搞了一堆爛攤子 要我收拾

    心裡一堆委屈沒處發洩

    想著想著眼淚就撲簌簌的流下來

    心想最近很久沒跟老爸講電話談心了

    於是就拿起手機撥給老爸

    一邊哭著 一邊等著老爸接起來時要跟老爸訴訴苦.....

    (接通後)

    我:"爸~~~(哭腔)"

    我爸:"啪!"(掛上電話)

    我:"............."
    (30秒後...)

    手機響了 還是老爸打來的

    爸:"女兒呀~~剛剛有詐騙集團打電話來冒充你的聲音耶~~

    還裝哭想讓我聽不清楚~~不過她們真的好厲害呀~~

    聲音真的好像你呀~~就連來電顯示都有辦法弄成是你的號碼耶......"

    我:"........."
  • 訪客
  • 每個縣、市上千犯罪家族,全家大、小三代,男、女、老、幼,總計上萬名歹徒(含穿國中、高中制服男、女生,坐在路旁改裝機車上的小鱉三、小太妹,背著嬰兒、帶著小孩或老人的婦人,及騎腳踏車行徑惡劣男、女及老人),家族以20-30人一組,化整為零打帶跑的方式,每天全省串聯,集團化跟蹤民眾為業。並貼近被害人偷聽、偷窺、蒐集個人,及家人、朋友、手機、家用電話家庭成員等資料(在各種公共場合。含郵局、銀行內外、醫院,其他各種公共場合,當您提款或消費時,歹徒共犯便出現在您身後。並堤防半路出現之帥哥、美女,並勿將手機或家用電話借予他人,以免電話號碼外洩)。
    這些歹徒家族散居在每個社區,或租屋在大樓裡,以裡應外合的方式,每天24小時用老人、女人、小孩在所有人群出入口,或在被害者家門口。以路邊相互等人、等車、蹓狗、抱小孩、聊天、流動攤販坐在超商看報的方式,長期輪流派不同人,埋伏跟蹤守候,白天路邊各種車輛人作在裡面佔據路邊停車格,等到被害者出門,再以手機聯絡埋伏前方其他機車或汽車、計程車歹徒,到家中作案(有些叉路口車輛熄火,黑玻璃搖上疑是空車,但人躲在裡面,夜間則以數百輛計程車),並聯合在每個公共場所,或在騎樓及坐在路旁無所事事滑手機(不用做事就有飯吃),中、下階層男、女、老、幼,(以line的方式並用耳機神不知鬼不覺相互聯絡),以緊迫盯人方式跟在被害者身後(含用婦女偷偷跟到被害者到銀行偷窺保險箱),再以四周包抄的方式以手機相機偷拍,再上傳被害者相片給其餘共犯,或十餘歹徒分散四周,並手持長鏡頭相機偷拍,或數人以大型腳架長鏡頭攝影機,在被害人每天必經之地埋伏,假裝採訪方式直接偷拍,以全省數十萬歹徒,在每個叉路口或轉角處以輪流接力賽方式跟蹤(可以數千人接力賽,從屏東跟蹤到基隆及國外,任何地方都有台灣共犯)。
    再每天用不同歹徒,打手機以地下錢莊貸款、賣茶葉、購買未上市股票、海外投資等。同樣方式騷擾、恐嚇,並由外縣市數千歹徒以手機、家用電話,數萬通網路傳真騷擾住家電話的方式,亂七八糟無俚頭簡訊,持續數年騷擾)。再跟蹤到無監視器處時,以數百男、女歹徒,每天輪流以汽、機車衝撞,或用樣方式對付被害者家人,聯手共同霸凌。連警察局門口都有歹徒及車輛埋伏(警察及其家人都同樣遭到跟蹤、威脅)等到作案再由其他外地數十位未曾出面歹徒下手(犯罪成員散居每個路口,或每天都在網咖或酒店待命)。
    但這些應屬共犯家族的數十萬歹徒,卻有侍無恐,因為他們家族人數龐大,且跟蹤不容易觸法,從來沒人被繩之以法。
    ※(民眾請勿上網貪圖購買,任何打折、便宜、低於市價任何物品,因為民眾會爭相購買,並且自動送上個人資料。但那可能是歹徒以釣餌的網站。專為直接竊取個人家用電話、手機,甚至信用卡等資料的網站。再交給共犯打電話詐騙。便宜手機甚至被植入竊聽、或定位軟體)。